“三八”国际妇女节特别策划

北大女科学家:科学思维比科学知识的传播更重要

2018年03月08日15:35  来源:人民网-北京频道
 

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获奖者张研。人民网 孟竹摄

人民网北京3月8日电 (孟竹)她,是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获奖者,也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教授,更是一位开朗豁达的妈妈,她就是张研。

“不善言谈”、“一心只爱做实验搞研究”、“女科学家的世界我们不懂”……一直以来,不少民众对于“女科学家”这个群体表示着诸多不理解和不熟悉。今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在北京市科协的牵头下,记者见到了张研,风趣幽默的谈吐、清晰的罗辑思维、认真严谨的科研态度,无一不展现了当代女性科研人员的自信风采和卓越能力。

关于她

做研究的时候喜欢切断与外界的联系

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获奖者张研。

张研,女,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神经科学教授,毕业于麦吉尔大学,2018年1月获得“中国青年女科学家”荣誉称号。百度百科的词条中,对张研的个人介绍仅这寥寥几行文字,但后面赘述的主要论文却多达40余项。神秘、学霸,这是记者对张研的第一印象。

“作为女科学家,要注意时间的管理,不论做实验还是过生活,凡是都不能操之过急。”作为科研工作者,张研有一套自己的时间管理方法。“我在做研究的时候喜欢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微信、邮件等统统关闭,这样可以令我专心投入研究。”在张研看来,女性科学家需要保证较高的工作效率,平衡好家庭与事业之间的关系。

有这样一个小本子,记录了无数次她脑海中闪现出的想法与灵感,“当然现在翻看多年前自己的idea时有些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些都可以为我以后的翻阅查询提供支持。”在工作上,张研不追求能得出多么宏大的成果,反而更喜欢“设计精巧的实验”,规避一些筛选型的实验。“实验的设计很重要,精巧的实验工作量不大,不用耗费特别多的人力,一样也能得出很有影响力的科学结论。”

关于她的工作

在神经生物学领域中研究老年痴呆症的专家

“长期以来,β-淀粉样蛋白(Aβ)沉积形成的老年斑、Tau蛋白过度磷酸化导致的神经原纤维缠结,以及神经元死亡和突触丢失被认为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三大元凶,由此派生出的三大学说各有拥趸,也各存争议。”张研的实验室主要从事老年痴呆症发病的分子机制的研究,做实验,论证结论,再做实验,再推翻结论。这就是张研平日的工作,“我们希望通过科学方法找到问题的关键点,具体到哪个蛋白分子发生了异常才导致这样的病症出现,如果找到了相关异常蛋白,那么药物的设计就有了靶点。比较可惜的是目前在这个问题上,世界范围内也没有突破。”在神经生物学的领域中研究老年痴呆症的专家,张研便是杰出代表之一。

从张研的履历中记者发现,本科时期她的专业是心理学,为何后来从事研究神经生物学科?“在读心理学专业的时候我发现心理学有很多辩证思维的研究方法,让人更容易从整体的角度思考事情,培养了我将多重变量拆分后逐一进行研究的思维习惯。”张研告诉记者,自己更喜欢进行实验性的科学研究,研究生就选择了与生理学和神经科学相近的学科,随后就跟着研究生导师的研究方向继续深入学习神经生物学。张研发现,阿尔茨海默病作为一种异质性疾病,发病机理十分复杂,除生物因素外,还包含复杂的社会心理因素。

在张研诸多的研究结论中,记者更为关注的是她发现了家族型老年性痴呆突变的携带个体中,神经元在细胞发育早起就广泛存在轴突发育,细胞间交流,蛋白亚细胞器定位和功能等障碍,修正了过去以来一直认为的老年性痴呆是老年疾病,其病因出现在老年的观点。“目前比较容易被大众忽视的一点是,老年痴呆症的早期表现不是智力的下降,而是视觉与嗅觉的下降。”

“家族型老年性痴呆突变的携带者一般会在40岁左右的阶段开始出现视觉和嗅觉能力的下降,发病时间要比普通老年性痴呆症患者早。携带者的比例大概在1%-5%左右。”张研目前的工作重心就是研究家族型老年性痴呆方面。“目前全国各个医院对老年痴呆症的诊断标准还没有达到统一,脑库的缺失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问题”。对于中国老年痴呆症的研究与诊治的现状,张研如是说。

学生眼中的她

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的导师

“作为导师,她从不刻板的要求我们每天做实验的时间是多长,不约束我们来实验室的时间。”在王冰洁眼中,张研是个情商和智商都非常高的导师。今年在读博士三年级的王冰洁跟随张研学习神经生物学的基础研究,“可以说,和学校里的其他实验组相比,张老师的研究组规模不算很大,她时常会教导我们不用去想很大的课题,哪怕是特别小的想法,只要能通过实验得出成果,就是你的成绩。”得益于一个又一个“设计精巧的实验”,这个仅有7位研究生组成的科研团队,取得了丰硕的实验成果,在学院的老师眼中,张研的小组是一个“投入与产出比”非常大的研究组。

在读博士二年级的田武看来,张研在学院的人缘特别好,“她平时也不会摆出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性格非常好,时常找我们聊聊课题,给大家指导思路。也会关注自己学生在各个阶段的心理压力,遇到需要找工作的学生,张老师也尽力帮助。同时,她也是个风趣的‘老板’,跟着张老师能学到很多技能,比如学会管理自己的时间,以及如何利用好北大丰富的专家资源,为自己的实验提供更便利的条件等等。”谈到导师身上的闪光点,田武激动地滔滔不绝起来。

生活中的她

科学思维比科学知识的传播更重要

在张研看来,家庭教育对孩子思维模式的养成至关重要。“妈妈对孩子的教育和培养,直接能够影响到孩子的思维模式。”平日里喜欢陪孩子看童话故事的张研,时常会引导女儿换个角度看问题。“凡是没有绝对的好坏和对错,童话故事也一样。我们不能单纯的去定论公主王子是好人,陷害公主的巫婆是坏人。比起定论好坏,我更愿意去引导孩子去想一下你认为是坏人的巫婆为什么会做这些事情。”

提起科普,张研同样认为,在对青少年的科普教育中,更应注重培养他们的思维模式,“科学思维比科学知识的传播更重要。”张研如是说。

(责编:孟竹、高星)

推荐阅读

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探访北京新机场:无缝衔接综合交通枢纽 1月18日,记者探访了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京新机场。北京新机场建设项目作为北京市重点工程的“重中之重”,已于去年底完成航站楼封顶封围,今年将完成主体工程施工,并将于2019年10月投入试运行。【详细】